从“小舢板”到 “大巨轮”, 看宁波航运业70年巨变

宁波东海海运有限公司从90年代初起步进入油轮运输市场,依托宁波大港口和油品集散地的优势,发展成为航空煤油运输领域国内最大的专业公司。

从“小舢板”到 “大巨轮”, 看宁波航运业70年巨变

进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后,随着浙江省港口一体化战略的实施,宁波港口形成了强大的货物集聚能力,为宁波航运业注入了新的活力。

经过30年的砥砺奋进,宁波北仑船务有限公司年货运量由90万吨提升到2150万吨,名列铁矿石海进江运输的前两位。

政府给力,助力航运业挺过寒冬宁波航运业的发展也非一帆风顺。

2008年,国际金融危机袭来,宁波航运市场急转直下。

从2008年到2015年航运业这一轮低谷期,航运企业出现了“要么生,要么死”两种结果。

为了帮助航运企业挺过寒冬,宁波市委市政府相继出台了《关于加快促进宁波航运业发展的若干意见》《宁波市交通大物流降本增效专项行动实施方案》《宁波市加快港航物流业发展补助资金管理办法》等政策文件,强力支持航运企业降本减负、提质增效。

很多政策一直持续到现在,强有力的政策,吸引了许多外地企业落户。

近年来,以“最多跑一次”为核心的“放管服”改革,为航运业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管理服务环境。

航运、港口两个监测分析平台和5项海上丝路系列指数,为企业掌握市场形势,制定发展规划提供信息支撑。

衣食住行看70年巨变70年衣食住行变化 图-1

宁波水运运力突破1000万载重吨,宁波进入 “大港口、大航运”双轮驱动、均衡发展的时代。

2018年11月,宁波航运企业营运船舶运力首次突破1000万载重吨大关,标志着宁波进入“大港口”与“大航运”双轮驱动、均衡发展的时代。

宁波航运业与港口,比翼齐飞解放前,由于国民党军队逃离前的大肆破坏,21公里长的江面片板不存,港口基本停止运营。

新中国成立后,宁波逐步修复码头,1952年4月1日,华东区海运管理局调派江泰号客货轮正式恢复申甬(上海至宁波)线客班航运,隔日往返,江泰轮入甬激活了宁波港。

1973年,掀开港口大建设大发展序幕;1978年12月,万吨级煤炭专用码头在镇海港区建成投产; 1994年9月,北仑港区20万吨级(兼靠30万吨级)矿石卸船码头竣工……从建国初期的一个港区、一座浮码头的内河小港,一跃成为横跨甬舟两市拥有19个港区、170多座万吨级以上大型深水泊位的国际大港。

2018年,宁波舟山港年货物吞吐量达10.8亿吨,稳居全球第一;年集装箱吞吐量2635万标箱,跃居全球第三。

衣食住行的变迁的图片70年衣食住行变化 图-2

2018年,宁波舟山港货物吞吐量10.8亿吨、连续10年位居全球第1,集装箱吞吐量2635万标箱、上升为全球第3。

依托宁波舟山港和全省海洋港口一体化,在宁波舟山港飞速发展的同时,宁波水运运力由1987年的3.58万载重吨增长到2018年10月的1040万载重吨,30年来增长290多倍,约占全省海洋船舶运力的40%,占全国沿海运输船舶运力总量的12%以上,宁波航运业已经成为国内沿海航运业的领军者。

70年衣食住行变化 图-3

2018年12月6日至9日,杭甬运河宁波段开展内河集装箱船舶运输通航测试。

在沿海航运业高歌猛进之际,因交通设施完善和公路运输发展而在上世纪90年代逐渐冷清的内河运输也踏上了“复兴”之路。

近年随着国家水运复兴政策的不断出台,杭甬运河的水运功能也得到了有效的复兴,运量不断攀升,2014年只有1.8万吨,2015年21万吨,2016年132万吨,2017年322万吨,2018年更是达到了469万吨,为沿线腹地城市的发展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。

建国70年 衣食住行70年衣食住行变化 图-4

船舶通过甬江口,驶入大海。

逐渐被人遗忘的水路客运,如今也改变了模样。

2017年5月,“宁波都市旅游水上项目——三江夜游”重新启航。

赏三江美景,听甬城故事,成为一种浪漫而美好的休闲方式。

70载流金岁月,70载风雨兼程,70载沧桑巨变。

在新时代,宁波航运业这艘大船,必将在中国蓬勃发展的经济大势下,驶向更远的远方,给历史带来更多的变化和惊喜。

(图片均由宁波市航运中心提供)。

衣食住行看70年巨变70年衣食住行变化 图-5

宁波甬江出海口,镇海港区坐落在出海口北岸,见证着宁波港口和航运业的腾飞发展。

在宁波最南端的象山定塘镇西南部,有个叫“宁波站村”的小渔村。

过去,这里靠渔业捕捞和种植农作物为生,村民收入勉强糊口。

而今,这里村民人均年收入超2.5万元,全村80%以上的家庭在投资海运中受益,被誉为"浙江海运第一村"、"华东航运大村"。

宁波站村致富的法宝是什么?跑水上运输,搞航运业!。

2000年代前的衣食住行70年衣食住行变化 图-6

历年来宁波水运运力统计。

来源: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